『设计师-04』扎哈·哈迪德:首位获得普里茨克建筑奖的女建筑师

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伊拉克裔英国女建筑师。哈迪德的设计一向以大胆的造型出名,被称为建筑界的“解构主义大师”。这一光环主要源于她独特的创作方式。她的作品看似平凡,却大胆运用空间和几何结构,反映出都市建筑繁复的特质。

从哈迪德的多项设计作品的构思和表达方面来看,她与众不同的文化背景显然弱于其所接受的英国式传统保守精神。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性格之中还有着强硬、激越的一面,她的许多设计手法和观念似乎是在被阿拉伯血统中的刚劲精神热烈地鼓舞着勇往直前。与此同时,她也在一些“随形”和流动的建筑设计方案之中流露出贴近自然的浪漫品位。

以“打破建筑传统”为目标的哈迪德,一直在实践着让“建筑更加建筑”的思想,于是才会有超出现实思维模式的、突破式的新颖作品。

被人们称为“圆润双砾”的广州大剧院,与周边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形象构成鲜明的对比,其主体建筑为黑白灰色调的“双砾”。“没有一根垂直的柱子,没有一面垂直的墙”。

广州大剧院的设计突破了以往建筑的结构特点,外围护结构强烈的凹进凸出的不规则折面和内部大跨度、大悬挑、倾斜的剪力墙柱形成复杂的不规则建筑空间。点、线、面都能带来无穷想象的广州大剧院,可以说是“每次看都不一样”,可是这种效果来之不易:建筑结构特立独行的大剧院采用的是“铸钢结构”--三向斜交折板式网壳,就有64个面,47个转角,每一个钢件都是分段铸造再运到现场拼接,每一个节点从制造、安装均要在空中准确三维定位,目前国内对如此复杂的钢结构还没有规范可循,因而,无论是设计师还是建设者都只能摸索着进行。

最完美的建筑设计,同样要求最完美的视听效果结合。广州大剧院采用全球首创的不规则的“环抱形”。“双手环抱”即观众厅池座两侧的升起部分和楼座挑台交错重叠,看台犹如“双手环抱”。

“小砾石”是由400座构成的多功能剧场。这个多功能厅具有独立的辅助及后台设施,兼顾室内乐、小型话剧、曲艺、新闻发布和演员排练等多功能使用要求,还可以放映小型电影,举行时装表演等。该厅的舞台、布景、观众座位等都能移动,并可作为“黑匣子”实验剧场,其空间变化可谓灵动。

通过单体的整合营造出一个壮观的整体。每栋建筑个体均有它的中庭和交通核心,且在不同层面上融合一起,从而创造出丰富流动的空间景致和室外平台。平台的相互错综位移,不同层面对彼此视角的介入,产生环绕着的、引人入胜的环境。建筑在从下至上的不同层面各个方向展开,所以它是一个360度的建筑世界,没有角落也没有不平滑的过度。

源自自然的启迪,建筑的外观展示了连续流动的深空间。数百米长的景观构成深远的、全角度的视野。访客可以仰望,也可以向前远眺,透过百米长的空间找到下一目标和方向。这里的关键策略是空间的流动性和导向性。当走近建筑的时候,访客会观察到光影的游戏,开放空间和封闭空间的转换

每个建筑内部的中庭是交通的垂直轴线,为访客提供一个容易辨识的定位点,同时商业的主流线也围绕展开,既可由此前往下沉式商业部分,又可进入围绕着中庭的商业空间。这些优雅的室内空间,仍然基于连续流动的曲线逻辑,从视觉上联系了办公空间和商业娱乐空间,并藉由自然光线的引入沟通了室内外。

整座建筑仿佛是一只纸折的飞镖,充满了倾斜的几何线条,自由的节奏令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墙面倾斜、屋顶跳动着晃动的曲线,或规则,或扭曲,而细部则呈现女性的柔美感。不稳定的变化动感和结构的分解势态贯穿了建筑的每一个角落。被夸张强调的水平线条和突出的尖角使这座消防站如“御风蓬叶,泛彼无垠”,向上的动感使建筑物和地面有了若即若离的关系。

为了园艺节而进行设计和建造的,它摒弃了建筑作为一个“孤立的对象”的概念,把自身融入到周围景观中。利用相互交叉的道路和交错的空间,创建了一个包含一个展览厅、咖啡厅和环境中心的建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