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投稿:我的《星际争霸2》回忆

来自玩家冻翼的投稿文章。从《自由之翼》时代就已经接触《星际争霸2》的他在迎来最终资料片《虚空之遗》后写下了多年来与《星际争霸2》的许多美好回忆和瞬间。

你是否也曾像作者一样有过这些美好的回忆?是否也通过这篇文章回想起了快要忘掉的和《星际争霸2》的那段美好时光?

起初接触到星际2是11年的时候,我刚从山东来到上海,那时候的war3已经进入末期,各大比赛已经少了许多,对决也都是在那么几张地图上来回进行,娱乐和精彩程度总觉得也大不如前了。星际2的国服也刚刚发行,之前听到过星际,只是早些年时,war3才是一直玩的游戏,对于星际的印象也仅仅是韩国高度化职业模式还有年年WCG上的无悬念夺冠。

刚来上海时对于这新环境充满好奇,不过在背着包在每个周末在城市里转了几次后,还是又觉得打游戏才是真真消磨时间的最好办法。对于星际比赛精彩的程度,一直都是在自己待的群里听朋友聊天时看到,听到最多的是“解冻大魔王”的称呼。在一个人闲暇的时候挺喜欢看比赛的。星际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当然那会我也看不懂,就觉得不如玩一玩体会一下,好能欣赏的懂精彩比赛…

国服最早推出的是月卡形式,暴雪还取消了区域网功能,盗版是防住了,但大量玩家也给挡在外面了。不过好在游戏素质实在是高,当时看到游戏画面时深深的被美术吸引住了,就算是月卡形式也要上,只是很蛋疼的是有时买了月卡当月没怎么玩,突然想玩时发现已经过了时间不能玩了…

因为多年打war3的习惯,刚打天梯时总是爱压着50人口一下打来打去,结果也可想而知。深深觉得这游戏的思路和war3原来是一点都不一样。早些时候一窍不通看着当时韩国联赛里一知半解的比赛,那会能记得住的职业选手现在想起来也只有MVP、水果大将军、斗神July。其余的都是名熟脸不熟、脸熟但名不熟、脸也不熟名也不熟的…

那会国内解说比赛的人印象里早期优酷上有个叫小兴的,还有少帮主。PLU也做星际的视频,还有现在一直活跃着的笨哥和老男孩。后来估计是星际REP流出的越来越少加上炉石的发行,少帮主也转型了。现在想起来的话,只剩下少帮主每次视频里的“打一辈子星际,做一辈子朋友”了。

12年的时候或许是月卡形式的运营模式不如人意,网易终于推出了90元的终身版机制。这总算给改掉了,觉得还是买断机制好啊,我再也不用蛋疼的买月卡了。也是在12年的时候,第一次去现场看了WCG的中国区总决赛。热爱了那么多年的电竞,从前都是在电脑前看着比赛,当和朋友去现场看比赛时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已经溢于言表。

硕大的主舞台、Xlous的王者之路、压轴的dota比赛观众山呼海啸的喝彩声。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对着屏幕看比赛打游戏,对于一个略宅的我来说,都太过于震撼。只是没想到第二年的WCG中国区总决赛去了成都,还想等第二年再回上海举办时去观看,等来的却是三星停办的消息。

那时候鏖战于战网上,被人菊花台rush,前面打着打着家里被一群死神把基地都拆了。运营没有概念,被路人喷,各种各样槽点满满的经历度过了我的《自由之翼》…

13年的时候,《虫群之心》发布了。可惜的是国服未能同步,早些时候还专门去找了破解版为了能体验战役剧情,可找来的都是些没优化好的版本。一直到国服发布前,也未能体验到完整的剧情任务。那时候每天打星际也成了习惯,下班回家看看比赛打打天梯成了我度过每个夜晚的方式。

星际这游戏太难玩了,状态也早不如当年打war3时的火热。在1v1打了没多久后,选择了感觉不算那么累的2V2娱乐。只是没想到,就算2v2也是火气冲天的进行着,那会水平也就白银上下的概念,被人金箍棒打、真善美打,感觉运营的不错时发现对面黑压压的航母出现了,自己运营被人一波。自己一波,被人运营完美挡住。队友莫名其妙的不动,喷别人这么少的单位、被别人喷这么少的单位…一段段惨不忍睹的经历。

倒是那会的比赛看的越来越入迷起来,开始熟悉越来越多的职业选手,鼎鼎大名的Boxer、神族总统MC、看着憨厚的NesTea等等等等。还有国内的功夫杯,最快bo5、枪兵王三英战吕布、Toodming在比赛上干掉MarineKing,JOY大呼:“工商银行,您身边的银行!!”后面老男孩组合开始风生水起,91还没有退役,神族三不朽色总一脸严肃说虫族只有F91是毒爆防的,comm的巴神流…那年真真正正群英荟萃的NSL,星际在国内感觉热闹了许多。

一直到现在,如果说有一场比赛可以代表星际,我自己选择的线年红牛杯A组Bombervs Scarlett的第三盘对决。37分钟的时间里,两人展现了星际所能表现的一切精彩:宏观上的运营、细节上的操作、最后爆炸了的结尾方式,简直叫人难忘。最后打完Scarlett都矜持不住了,这不是P所能带来的精彩比赛。

如果说再选择最精彩的番战的话,我会选择MLG冬季赛上的Lifevs Flash 4:2的比分。双方精彩的对决,每场打完两名选手的调整和应对,对当时还对星际理解不够深的我来说简直惊为天人。时间过去了太久,比赛的过程脑子里记得不清楚。只是现在想起来,这6场比赛里还是P所不能带来的精彩。

虫心的比赛里,INnoVation早期空投火车打法、Soulkeyvs Reality的漫长城市化、Flash的运营、Rain的稳定、sOs的狗,当中也看到了很多韩国职业战队的解散和重组。太多太多无与伦比的精彩比赛呈现在了这个资料片里,那会我在上班下班单程1个多小时的路上,这些精彩的比赛充实了那些日子。

星际老男孩里joy的“不辞而别”,说到这有一些小感概,感觉joy的转型太突然,虽然风暴推出的时间不算太短,但joy的转型实在太快。每天都是在优酷看比赛的我突然感觉joy出现的频率越来越低了,就算解说时也是一个人解说。不知道老男孩里发生了什么事,斗鱼TV里大家也在刷JOY呢。后来色总估计也是听到大家的声音,在neotv论坛发了帖子说明了情况,通篇看完感觉太官方了。这么几年下来听惯了老男孩组合的解说,看别人录制的“谐星语录”,总觉得缺少了什么,虽然joy还在解说,想起来时看看他打打风暴。有时觉得星际玩家不易,难得对于这个游戏有其他之外喜欢的地方,可也没想着最后也给割舍掉了。

在感觉虫心还能再战几年时,暴雪确定了虚空的发布。笨哥和豪斯早期在MarsTV后来到了火猫TV Loup的加入,感觉到了现在时国内星际解说就剩下笨哥的组合和老男孩组合了。色总早前还是单身,现在也结婚了。91儿子92也出来了。joy参与全真教去打风暴了。

后来在查尔星港的《虫群之心》时代数据统计帖里看到,虫心陪伴了我原来974天。抛开国服延期的时间,这时自己的水平也开始从被别人喷变成了喷别人。

在游戏里看到了一些自己的数据:4368盘游戏。11年6月25日拿到组队随机10胜,13年9月18日拿到组队随机1000胜,人族组队最高的成就是500胜,拿在15年4月25日。虫族组队最高的成就是750胜,拿在15年8月22日。神族组队最高的成就是500胜,拿在14年10月13日。对战里的“扭曲的现实”成就因为妈妈船的修改再也拿不到了。

其实一直到这时,在虫心最后一个天梯赛季时,心里也想留个高点的排名。那段时间里天梯打的比较频繁,不知道是不是当时活跃着的玩家都是这样想的,最后一季的虫心天梯排名感觉是更新最频繁的一次。今天自己冲到了钻石前8,第二天再登陆时发现已经掉落了下来。再冲再掉落,再掉落再冲,一直到赛季结束也没能进入到前8里面。

关于虫心感觉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了,说不完。打一千字也说不完,一万字也说不完,一百万字还是说不完。在智商杯虫心最后一届色总91打完说大家拜拜,虫心拜拜的时候。虫心就这么结束了。在WCS总决赛sOs捧杯的那一刻,虫心就这么结束了。

没想到的是这次《虚空之遗》的国服同步,实在是太大的惊喜,日子还选在了11月10号。在国服战网更新完后,周三的晚上里进入游戏后,配合着前面更新的新版本界面,仔细浏览了每个模块,之前暴雪嘉年华上公布的全新游戏方式等等。后面的几天里快速打通了战役剧情,只是感觉是不是太薄弱了点还是怎么样,打完后一点点的印象都没了。三部曲中战役剧情对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自由之翼》时的任务,磅礴厚重。

星际到现在已经5年多了,我来上海也快5年多了。这几年一直都是星际陪伴在身边。最早的时候人族的坦克还要升级支架,感染的霉菌滋生丢出时是没有弹道,幽灵兵的狙击能生生打掉大牛,火车侠刚出来时的那股子强势等等。各种新补丁修改了这些已经成为回忆了的过去。一直觉得星际2是款严谨的游戏,很多设定上都有迹可循。严谨的也让游戏上手难度大增。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挡住了大部分手残的玩家,暴雪在虚空里大范围的修改了此前两个版本沉淀下来的设计。运输机能装载处于攻城模式下的坦克,棱镜可以大范围的装载神族单位,各种宏机制上的修改让我对虚空感觉到了一股陌生。

最最陌生的还是要开局14个农民修改。早期看别人直播虚空时看到感觉还是不错的设定,省去了前期略为枯燥的补农民初始运营的阶段。只是当线多盘积累下来的运营套路和进攻timing已经完全改变。现在生活已经和当年刚来上海时不一样,没有了那么多的轻松,琐事和压力也一直开始越来越多的显现出来,感觉也再没多少动力去熟悉和掌握新的运营跟打法,也没了拼劲去征战天梯,因为不想弱鸡的实力去坑了2v2上的队友。

这样的5年多的游戏经历,当中也喊过朋友一起来玩,只是大家在匆匆体验过后便又流失了。现在可以选择的游戏那么多,估计没人再愿意较真的去练运营去磨练打法甚至于枯燥的过程。不知道我这样年龄段的玩家在星际玩家中的比例是占多少,生活中又有多少的时间是留给游戏的。和当年war3的朋友再相聚时,我们的话题早已不是游戏而是生活上的种种。

恰逢国服虚空上市的庆典举行,近铁城广场也离在我公司不是很远的地方。这一周的时间都抽空去了现场,从第一天在场外看着里面举办的活动,joy、少帮主也去了现场。Fly、Ted、Infi、Th000在TwistedMeadows的2v2,简直不要太美妙。那会20不到的我狼骑不知在上面嗜血冲锋过多少次,在后面活动时看到Neotv为老男孩制作的智商杯特辑时,现场的大家看着都挺欢乐,而自己却感觉有点小小的泪目。在庆典的最后一天,Flash、JaeDong、Snute和Lilbow排排坐签名合影。当给我远给在山东的教徒兄弟传去我拍的教主照片时,他说他已经退教了。比赛当中看着色总和91也出现在了场外,这几年智商杯听着俩人嘴炮逗趣就站在离我也就不到三米的地方,真想过去拍下色总的肩膀问下他,“今年的韩国联赛转播权会不会买过来呀?”其实笨哥解说也挺好的,我只是在想找个过去搭话的话题而已。到后面能够进入现场观看比赛,发现不管怎么样都已经开始不再那么激动了,就是想平平静静的看看比赛,抬着头看着大屏幕…

写完这些东西时突然想找找从前天梯上的地图了,那些从前无比熟悉现在却早已忘记的地图。再看到这些地图的时候发现我的运输机呼啸飞驰过轨道矿场的上空!我的小狗奔跑在过破晓的平台上!我的追猎闪烁在过塔桑尼斯遗迹的悬崖!我的坦克在安提加星港上炮火轰鸣过!我的狂热者折跃在过熔火巨坑!我的蟑螂埋地在过安特齐母要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